今日國內綜藝 今日港臺綜藝 今日歐美綜藝
地方網 > 娛樂 > 今日綜藝 > 今日國內綜藝 > 正文

中國最低調女舞者 奧運會開幕編創 被譽為站在角落的天才

來源:澎湃新聞 2021-03-12 12:43   http://www.ag0760.com/

舞蹈家侯瑩,70年代生人,

頭巾包裹光頭,一雙眼睛炯炯有神,

她是第一批在海外成名的中國現代舞者,

也參與了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舞蹈《畫卷》的編創。侯瑩作品《色線》

侯瑩作品《色線》

她出道即巔峰,

編舞處女作就獲國際現代舞金獎。

連續4年站上美國林肯中心的舞臺,

被《紐約時報》譽為“2004年年度最卓越舞者”。侯瑩作品《涂圖》

侯瑩作品《涂圖》

2009年,侯瑩回國,

創辦了自己的舞團,運營至今。

其間遇到各種問題,“困難巨大”,

但她從未放棄,

“我遇見舞蹈,

也沒有想到我會一直做到現在,

藝術家的使命就是去創作,

人只有面對藝術的那一刻,

才是真正的自由?!?/p>

撰文 謝祎旻 責編 石鳴宋莊,華彩美術館二樓,11月末的北京已經很冷。49歲的侯瑩帶領六七個年輕演員,復排11年前首秀曾驚艷舞蹈界的《涂圖》。

“對,送出去,就是這樣”,侯瑩排練起來總是專注,舞者們多少有些怕她。這天學生們得知侯瑩下午有事不在,感嘆道“今天終于可以準時吃午餐了?!?/p>

十幾年前,舞評人曹語凡在廣東現代舞團的排練廳外第一次見到侯瑩,“她光著頭,穿著玫瑰色絲綢裙子,上身一件背心,萬千人中一個人的氣場全部壓住了?!彼D頭去問她的先生,“這個人是男還是女?”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舞蹈《畫卷》

北京奧運會開幕式舞蹈《畫卷》

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,一個八分鐘的舞蹈“畫卷”驚艷了世界,舞臺像一張潔白的畫紙一樣徐徐展開,黑衣舞者上下跳躍、翻滾,像小墨點一樣,最后勾勒出一幅優美的水墨山水圖。承接這個舞蹈的是美籍華人舞蹈家沈偉的舞團,侯瑩則是沈偉最得力的助手、協助沈偉一起編創了這個作品。

2001年,她加入沈偉的舞團,到2009年為止,她在沈偉的舞團里跳了8年,三次登上《紐約時報》封面,連續4年站上美國林肯中心的舞臺,沈偉的代表作《聲?!?、《春之祭》的海報圖片,直到現在用的都是侯瑩的照片。侯瑩在紐約林肯中心表演沈偉版《春之祭》

侯瑩在紐約林肯中心表演沈偉版《春之祭》

其實那個時候侯瑩已經不年輕了。她30歲才赴美,此前在廣東現代舞團跳了7年現代舞。跳舞之外,她編舞方面也已經聲名鵲起,24歲時處女作《夜叉》就榮獲1996年白俄羅斯國際現代舞大賽金獎。

初到紐約,侯瑩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曾經的過去,“徹底歸零”。第一年因為英語不熟練,侯瑩幾乎當了一年的啞巴。

“大家都當我是一個普通的舞者,這就挺好?!彼蜕騻ヒ黄鹧芯縿幼?,怎么把東方的身體技巧和西方的技術融合在一起。沈偉有很多想法,侯瑩成了他最理想的實驗對象和合作伙伴。侯瑩作品《懸浮》

侯瑩作品《懸浮》

這部作品在紐約創作,因為腰傷,大量動作都是在地上

2006年,侯瑩35歲,復排《春之祭》時腰傷爆發,以至于在《聲?!费莩霈F場腰完全用不上力氣,“當時沈偉做了一個動作把她往起抬的時候,他蹲下來都快跪到地上了,侯瑩的身體還是起不來。但沈偉還是有舞臺經驗的,他很隱蔽地用手把侯瑩推了起來?!?/p>

告別舞臺是一個艱難的過程。一開始只是少跳一點,再少跳一點。侯瑩覺得要不就不跳了吧,沈偉勸她說,你就上臺走一下。反復考慮后侯瑩決定斷了自己最后的念想,自愿到劇院門口出售舞團紀念品?!皝喼藁饡飨匆娢?,驚訝極了,問我怎么不在臺上? ”

回國成了她徹底告別舞臺的契機。奧運會時,侯瑩曾因編創開幕式舞蹈《畫卷》短暫回國,那時就有朋友勸侯瑩留下,他們說“中國需要你”,侯瑩覺得這個話太大,有人說:“如果你不回來,你們那一代人的世界,你們所經歷的東西,就翻篇了、斷了?!边@一點讓侯瑩心動了。侯瑩作品《色線》

侯瑩作品《色線》

2014新版《涂圖》 攝影 | 鄭舒予

2014新版《涂圖》 攝影 | 鄭舒予

2009年廣東現代舞蹈節上,侯瑩回國后第一部編舞作品《涂圖》進行了首秀。在正式演出前,曹語凡和侯瑩一同觀摩了多場現代舞演出。

“她一會說這個不行,一會說那個不行,”曹語凡心想,你看別人的眼光這么高,到時看你自己的《涂圖》行不行。

演出結束后,慣例是主創人員請舞評人吃飯,但看完《涂圖》的現場后,曹語凡認真地對侯瑩說,“這場飯我請?!?img alt="" height="720" width="1080" src="http:\\img.yybnet.net\upload/2021/0312/12/ggrkesatvjc.jpg" />《涂圖》是根據這個立體幾何結構排出來的

《涂圖》是根據這個立體幾何結構排出來的

曹語凡給了侯瑩一個稱號:舞蹈界的卡夫卡,說的是侯瑩作品的氣質,有一種對理性和智性的追索,線條筆直,空間切割感很強,且跨越了時間的概念,“有很多畫家和建筑師都喜歡看她的作品?!?/p>

舞團去德國卡塞爾,跳《涂圖》,一個觀眾看完追到后臺跟侯瑩說,他看到了太極?!斑@里沒有一個是太極的動作,他怎么會看到太極?所以說太極是一種無形的東西,是我們的力,還有我們的氣,我們東方人的身體在運用的時候,自然帶來的這種流暢和氣概?!?/p>

侯瑩到貴州演出《意外》時,一個觀眾站起來說,你這作品我看出來了,就是一個鬼片,一個連環殺手把女性一個接一個殺掉。侯瑩作品《意外》攝影 | 汪圓清

侯瑩作品《意外》攝影 | 汪圓清

侯瑩至今沒有成家,因為“婚姻是對藝術沒有什么幫助的”。2014年,為了做自己的舞團,侯瑩當機立斷,把此前廣州現代舞蹈團的房子賣了。

面對缺錢的窘境,有一個工廠曾提出一年贊助100萬給舞團,要求是改名叫“XX鋼廠舞團”,侯瑩覺得滑稽,婉拒了。也有舞蹈綜藝節目找過侯瑩,開價不菲,但錄制綜藝節目耗時巨長,最后不了了之。

“她認為余生不多,應當把時間都花在創作上?!币患倚旅佬g館的開幕儀式,請侯瑩去做一個作品,錢不多,時長很短,不過3-5分鐘,她拿出打磨作品的工匠精神細細琢磨這個小片段,為的是下一次如果有劇場演出的機會,可以延展呈現出完整的作品。侯瑩 攝影 | 紫園

侯瑩 攝影 | 紫園

曹語凡形容侯瑩其實是一個“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小孩”,不會做飯,也不會煮咖啡,去年在美國因為疫情隔離,才勉強學會煲粥和西紅柿炒雞蛋。

侯瑩的父母近80歲高齡,最近幾年反反復復生病,侯瑩把他們從東北老家接到北京來看病,在醫院一張張填病單,“把所有節約下來的錢都花在這了”。為了讓父母早點好起來,侯瑩得空就去病床旁邊守著,給他們念詩。

“有一天她跟我說早年在外面到處跑,沒那么多時間陪父母,現在她必須給自己一點機會補償他們?!辈苷Z凡說。

年輕時,侯瑩生活中只有自己,這些年無論是運營舞團,還是照顧父母,侯瑩“心里有別人了”。

侯瑩說:“我要的很多。我要生活,我要飲食,我很享受一切,我也要藝術?!?img alt="侯瑩接受一條專訪" height="616" width="1080" src="http:\\img.yybnet.net\upload/2021/0312/12/kujjoleyuq3.jpg" />

侯瑩接受一條專訪

以下是侯瑩的自述:

“我夢里已經排了30多臺作品了”

《涂圖》現在的版本和2009年剛出臺時有巨大的調整。

2009年的版本后半部分是有顏色的,舞者身上有顏色,最后跳到舞臺上整個都有顏色,從天上還下了一些球,球里邊也有顏色,他們手里拿著這個球在地上涂抹,寫“涂圖”兩個字。

2014年這個版本再重新排的時候,我就問了一下我自己,你真的需要顏色出來填補作品的色彩嗎?你可以做到去掉顏色嗎?我把所有帶顏色的部分都去掉了,之后就基本固定了。好,別人感覺這是單一了。No,這是極簡了。《涂圖》 劇照

《涂圖》 劇照

當我把后半部分很炫的顏色去掉時,它的難度是雙倍的,因為沒有顏色,就要用身體去構造這個圖。我幾乎是每天想,第二天推翻,持續了兩周的時間。

我記得最后一周的時候,我覺得算了,不要再想了,因為太辛苦了,結果第二天想想不行,這個不太合適,又開始想,以至于到最后一想就開始惡心,沒辦法再想了。我覺得這才是進入到創作的狀態,極致、極簡的一種狀態。

藝術創作從來就不是一個讓人輕松和舒服的事情,除非你放過自己了?!渡€》是進劇場那一刻還在改,把舞臺的裝置調整了,在劇場完成了最后的作品。《色線》排練照 攝影 | 胡一帆

《色線》排練照 攝影 | 胡一帆

我做夢都在排作品,這個是控制不住的,我夢里已經排了30多臺作品了,在紐約回不來的時候,我連續一周做夢排了5臺作品,而且我都記得清清楚楚,什么色彩,什么動作,就像舞劇一樣,已經完成了。

創作對我來說,就是你能不能對一個東西深入地鉆研下去,其實往寬了走這不難,往深了走是難的。

“我想要做一個了斷,

就剃了光頭,眉毛也剃了”

我們從小科班出身,12歲進藝術學院,一直到19歲,古典舞、現代舞、芭蕾舞、民族舞、民間舞等等全方位的訓練,除了沒有現代舞。畢業以后就被武警文工團給招到了北京,那4年我跳的還是以中國舞為主,還有一些部隊的舞蹈。

直到1993年的時候,我看到了廣東現代舞團的一個演出,叫《神話中國》。兩個舞者在舞臺上,做了一個手打開的、頭往一邊晃、兩個人再這么走的一個動作。

我看到了他們表達的一種狀態,不是為了表演而表演,不是為了跳給你看,也不是傳統上的審美,我覺得那里面有人的個體的精神。侯瑩

侯瑩

1994年底我就去了廣東現代舞團。原本父母想的是我考北京舞蹈學院進修,畢業之后留校任教,拿到北京戶口,這是他們一生的榮耀。我當時也去考了,照片交了,名也報了,但最后面試的時候我沒去。

有一天我沿著樓梯往二樓走的時候,那天天色很暗,有一縷光就從窗戶那兒,落在了第三到第四節臺階上。然后我就突然站在那里了,我想你真的要來這里面再學4年擦地嗎?學完了以后繼續教擦地?我的答案是no,就轉身走了。

很久我才跟父母說,我沒有考北京舞蹈學院。聽完他們就說,以后你做決定能不能征求一下我們的意見,你現在這是通知。這是我第一次自己做了一個決定,沒有和任何人商量。侯瑩小時候

侯瑩小時候

進入廣東現代舞團之后,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自己怎么跳都不對。老師們會說我是個模仿力最強的學生,老師什么樣,我可以做到和老師一模一樣,但一進入創作,我就覺得我有點懵掉了。你會發現你到底想做什么,你不知道,你喜歡什么你也不是很清楚,你想表達什么你更不清楚,沒什么可表達的。

回溯自己20多年的舞蹈生涯,那個時候我才開始關注到自己:我想要什么?我喜歡什么?我想表達什么?我怎么表達?所有關于人的問題,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。選擇現代舞對我來說是一個傳統和現代的角力。我是70年代生人,我們所處的年代,我們每個人內心有很多東西是糾纏不清的,可能從思想上你就要有個革命,你沒有這種革命性,是做不了現代舞的。

怎么了斷?當時很淺薄的,很直覺的,就想先從形象上有一個態度在那里,我就剃了光頭,眉毛也剃了,我想反正都可以剃試試。

剃光頭在那個年代是很轟動的,很多人看你像看動物一樣,都是異樣的眼光,無論走到哪里,尤其廣州沙河頂水蔭路附近,每天人來人往,看你簡直像看神經病一樣。侯瑩90年代就剃了光頭

侯瑩90年代就剃了光頭

“你獲金獎了,

從第一輪到最后一輪全都是第一名?!?/p>

1996年,我自己創作了一個作品,去國際上參加比賽。沒有任何的經驗,全部是我的直覺,起的名字叫《夜叉》,選擇的音樂也是譚盾最早出的紙樂,完全是“啪啪啪”紙的聲音。

當時遭到了我們團長的質疑,他說這個音樂完全沒有旋律,夜叉的名字又這么難聽,你跳舞身體這么舒展這么好看,為什么編那么難看的動作?你真的要帶這樣的作品出去嗎?

我就聽他的話,回到排練廳去改,改了兩周改不下去了。我發現那些動作改得再漂亮,也不是我的動作,最后我又改回來了。

上臺比賽那一刻,我做了一個決定,我要忘掉動作,把意念和精神都放在作品上,所以我上臺之后就沒有想任何動作了,以至于跳的時候都錯動作了。《夜叉》劇照

那個動作應該面對觀眾做3次就轉身的,結果我重復了可能20次,因為我找不著方向,那個劇院太大了,大歌劇院,可以坐兩千多人,周圍一片漆黑,觀眾席在哪里?第二場表演,我又在同一個位置錯,每次到那我都找不著方向。

但是我下來之后,中國帶隊的評委就跟我說,你獲金獎了,從第一輪到最后一輪全都是第一名。

這一次經歷教會了我什么呢?就是說在創作上你必須堅持你自己,一直到現在,我總是在自己的作品的思路里打磨,我不會借鑒任何東西。侯瑩三次登上《紐約時報》封面

“人只有面對藝術的那一刻,

才是真正的自由?!?/p>

2001年我去美國留學,我想既然美國是現代舞的巔峰,那我應該去看看。

其實在那之前,我在國內已經開始有點名氣了,給大型芭蕾舞團編舞,給現代舞團編舞。但是到那以后我就把自己清零了,重新開始。

我不喜歡光環,光環對創作一點意義都沒有,它只有害。我就是個普通的舞者,每天長時間在排練廳,到處找地方上課,然后看演出,我把所有的費用都花在這上面了。

我盡量學習西方的身體結構,分解你的肢體,對時間和空間結構的理解。我學了很多西方現代舞團的技術,瑪莎·葛蘭姆,莫斯·坎寧漢,我整整上了一年到兩年的時間,后來我又去接觸downtown的那種身體運動,重心傾斜移動的方式,最后又去接觸放松技術,所以整個美國西方的現代舞,后現代舞蹈到當代舞蹈的技術都有親身學習和體驗。侯瑩與美國現代舞編舞家崔莎·布朗在林肯中心前合影

侯瑩與美國現代舞編舞家崔莎·布朗在林肯中心前合影

2006年我跳《春之祭》腰傷了,徹底地休息,之后就做了horizon dance theater,可以說腰傷徹底切斷了我留在舞臺的幻想,開始嘗試做自己的作品。

我回國也和腰傷有關。因為國外的治療費太貴了,不管是針灸、理療、按摩,都非常的貴。我每周要去3-4次,一次70美金,作為舞者來說,我們承擔不了這樣的費用。

那個時候中國現代舞從1988年到2008年,發展了正好也是20年。我知道回國我會遇到生存問題,發展問題,困難巨大。我知道有這些困難,所以我不覺得它是困難。侯瑩作品《云走》

侯瑩作品《云走》

2013年,北京做了一個one國際藝術節,對我有一個委約,排一個獨舞。我想用一個全新的方式,不要那種傳統的編舞方式來創作這個獨舞。我就在找尋,在等待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在今日美術館喝咖啡,路邊也沒有人,就我一個人坐在那,看到一個視頻就在對面放著,一個藝術家在不停地涂抹,是譚平老師的一個視頻作品叫cover,時長有30分鐘。侯瑩獨舞作品《冉》

侯瑩獨舞作品《冉》

我覺得這挺有意思的。然后我看到他作品的文字介紹,說生活是碎片的,記憶也是碎片的,開始同時也是結束,這種片段性的感覺我覺得很真實,就在獨舞《冉》里運用了這種概念。這其實是當代藝術創作的一種思維,不再是傳統意義上舞蹈編舞的思維。

《冉》的音樂我用了照相機的聲音,因為有一天我在跳即興,攝影師在我旁邊不停地拍,照相機快門的“咔咔”聲讓我很煩躁。我就想這個聲音一直圍繞著我,擺脫不掉,我就和音樂家李勁松講,你給我拿照相機的聲音做個音樂,結果快門聲就成了我的音樂。侯瑩作品《色線》

侯瑩作品《色線》

《色線》是我完全在國內創作出來的。那時我在國內待了10年,感覺到無數的東西纏繞著我們,讓你想解脫,讓你想釋放。無數的欲望勾引著我們,讓我們陷入了一個巨大的漩渦,我們就在漩渦中被裹挾著前行。

《色線》的裝置是一個4方塊,人在這個世界是進進出出,隨時走進也隨時離開。你進入里面你就充滿了欲望,你離開這里其實你就自由。侯瑩作品《墜入內在》

侯瑩作品《墜入內在》

我遇見舞蹈,我也沒有想到我會一直做到現在,做到我都受傷了,我還沒有放棄它。

我覺得任何東西對我都可能是束縛。有哲學家說過一句話,人是沒有百分百的自由的,人只有面對藝術的那一刻,才是真正的自由。

部分照片由侯瑩舞蹈劇場提供

原標題:《中國最低調女舞者,奧運會開幕編創,被譽為站在角落的天才》

閱讀原文

新聞推薦

置頂撒貝寧 屏蔽張紹剛

原創最人物出品最人物在大眾印象里,撒貝寧與張紹剛之間的差距,是“討喜”與“討厭”的區別。輿論筆下——前者品學兼優、八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中國最低調女舞者 奧運會開幕編創 被譽為站在角落的天才)
頻道推薦
  • 我國老齡服務事業和產業前景廣闊
  • “亞冠” 蔚山現代奪冠
  • 安東尼·福奇:美國政治泥沼中的“抗疫隊長”
  • 火神山女孩阿念:向死而生的這一年
  • 阿富汗首都爆炸襲擊導致8人死亡
  • 熱點閱讀
    為愛英勇,是壞女人的骨氣... 請回答2020 誰燒紅了素媛案的熔爐?... 紅玫瑰的花生醬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電影藍皮書預計今年全球票房約為去年... 劉純懿沒被喜番 “如何不內卷”還是... 電影藍皮書:初步估算今年全球電影票房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嫩草研究院久久久精品_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二区_4388×全国最大色成网站